一家之言:2019聚酯涤纶行情将如何演变?
发表时间:2019-01-03      发表评论()

  最近几年聚酯行业变化较大:自2016年以来,聚酯开工率不断提升,淡旺季弱化;到了2018年,前三季度聚酯平均负荷在90%以上,年产能超过5000万吨;现在我们来到了充满着希望的2019年,今年的原料行情将会呈现出什么样的新形势呢?

  01:2018行情回顾

  纵观全年,我国纺织原料各个产业运行状况总体稳中向好,尤其是化纤产业能够体现效益优先、质量优先的市场经营环境。在整个产业技术设备自动化、智能化程度不断提高的同时,产品多样性的发展速度也在加快,不断解决下游纺纱、织造等领域的原料瓶颈问题,从而为下游服装产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上半年,聚酯产品总体走势震荡为主;受上游PTA先涨后跌影响,下半年聚酯产品价格先抑后扬。上半年聚酯、涤纶生产利润较好,其中聚酯瓶片的生产利润尤为亮眼,瓶片海外需求井喷,国内瓶片供需紧张,推动价格飙升,聚酯瓶片生产利润一度达到2500元/吨。

  三季度聚酯、涤纶生产利润波动幅度较大,7月-9月上旬,聚酯、涤纶产品价格上涨,但其涨幅小于同期PTA的涨幅,聚酯、涤纶成本上涨的压力难以向下转移,其生产利润被大幅压缩,部分品种出现较大亏损。9月中下旬,随着PTA现货价格快速回落,聚酯、涤纶生产利润好转,部分品种的生产利润创出年内新高。

  四季度聚酯产销维持较低水平,需求明显走弱,涤纶长丝库存快速积累,达到春节后的高点,进一步压低聚酯价格,聚酯生产利润再次被压缩。

  化纤产业2018全年表现

  新产能的释放伴随着落后产能的淘汰。2018 年,粘胶纤维、涤纶、腈纶、丙纶等化纤产业,均出现了旧产能淘汰现象。以粘胶纤维产业为例,按照《粘胶纤维行业规范条件(2017 版)》的要求,粘胶长丝产业虽然总体产能仍在18 万吨/ 年,但是经过一系列产能结构优化后,形成了四川宜宾、吉林省吉林市、河南新乡以及江苏南京四大粘胶长丝产业基地。

  而粘胶短纤,虽然在2018 年有将近70 万吨的新产能逐步被释放,但也有将近30~40 万吨的落后产能被淘汰。这种产能淘汰,不仅仅是因为落后产能不符合规范条件所致,更深层的原因是新上产能除了表现出规模化优势外,其设备与技术的自动化程度也使生产效率得到有效提高,所以从成本角度出发,企业需要主动将旧设备退出历史舞台。通过这种产能变迁,粘胶短纤单线规模在3 万吨以下的生产线,基本绝迹。涤纶、腈纶、丙纶等化纤产业,也表现出这种市场淘汰机制优先于政策淘汰机制的格局。

  生产基地正在逐步集聚化发展,各子产业大型规模化集团开始增加,部分产业内企业开始积极布局海外生产基地。以粘胶短纤产业为例,今年已经逐步形成了以新疆、河北、江西、江苏、山东、浙江等省的聚集地。其中,规模在70 万吨以上的企业已经有3 家。新疆粘胶短纤产能已经将近100 万吨,占据整个粘胶短纤产业内产能22% 附近。而中泰化学产能则已经在93 万吨,即中泰化学占据新疆粘胶短纤产能约93%。

  环保政策从严,企业在环保方面投入越来越大,化纤产业成本随之提高。2018 年第二季度开启的“全国环保回头看”行动,虽然对化纤行业本身影响力度不是太大,但对整个化纤产业的上下游影响较大,从而影响到整个化纤产业。比如,粘胶短纤的辅助化工原料烧碱、硫酸以及其他化工品生产企业均关停较多,其中山东、江苏等省的相关化工厂关停一度达到40%以上,严重影响了山东、江苏、浙江等省的辅助化工原料供应,造成了这三个省的粘胶短纤工厂成本急剧上升;同时,煤改气等也使得走在前沿的四川省的粘胶短纤工厂成本上升较快。而下游喷水织造、印染等产业内,在广东、浙江、江苏等地的印染厂、喷水织造厂也一度关停整改较多。

  由于上下游受环保政策的影响,造成了各自环节的开工率不足,最终表现出2018 年的化纤价格以及出货状态一直处于温吞状态:原料涨价引发了化纤成本价格上涨,而下游限产则造成了化纤出货渠道受阻。在这种状态下,尽管化纤的价格在第三季度有过一次较大幅度的上涨,但受制于下游出货渠道受阻,进入第四季度后,整个化纤产业的商品价格均出现回落。

  产量

  2018 年主要纺织原料产量呈现出有增有减的格局。其中,氨纶、尼龙、粘胶短纤呈现出产量增加的格局。增量冠军为氨纶,与2017 年产量相比,同比增长12.73%。氨纶生产产量的增加,主要得益于近年来棉包氨以及人棉包氨等产品的产量提升。这种提升是因为下游为了织出更贴身、更舒适的面料,需要在不同的面料中添加更多的氨纶丝。氨纶今年的预估产量达62 万吨,已经有可能比有“人造羊毛”之称的腈纶产量还要高。

  尼龙与粘胶短纤的增长,主要得益于以两者为原料的包芯纱在2017 年被市场追捧。目前包芯纱主要原料依然是尼龙与粘胶短纤为主,经过2018 年的发展,包芯纱的品种已经由纯粹的“28S 仿兔毛”变换出“仿兔绒”“七彩虹包芯纱”“仿貂绒”等多种类型的包芯纱。由于这类仿毛以及仿绒类的包芯纱出现,其舒适性以及良好的手感与外观毛感,直接使得常规的腈纶毛条产量开始降低。此外,腈纶类包芯纱虽然在2018 年的纱线市场中占据一席之地,但因为腈纶的价格过高,使得下游纺纱客户以及针织衫客户对腈纶并不是太过追捧,加上腈纶的原料丙烯腈目前生产量也较为有限,最终使得腈纶的产量与用量在2018 年出现了大幅度萎缩。腈纶2018 年生产产量预估为55 万吨,相比2017 年减少23.61%。

  价格

  2018 年主要纺织原料价格呈现上涨的走势。主要原因在于:

  环保从严后,生产单位将一部分成本转嫁到产品价格之中。以粘胶短纤的价格为例,2018 年其均价大致在14606 元/ 吨附近, 与2017 年相比降低7.49%。但从2018 年具体的价格运行来看,其在2018 年5 月与9 月均出现了两次冲高的现象。这种价格冲高,主要是因为5 月与9 月的环保问题,加之造纸行业景气度在2018 年继续持高,造成粘胶短纤的原辅材料价格上涨。但是从毛利角度看,整个行业或者企业并没有太多的利润,甚至一些规模较小的工厂,还出现了亏损的现象。

  产量减少,造成价格上涨。虽然下游可能少用了腈纶,但是因为腈纶短纤产量减少幅度较大,反而造成了市场的腈纶短缺,使得产量减少最大的腈纶产业反而在价格上表现出强劲的上涨,表2 中,腈纶系列产品2018 年价格上涨幅度基本在20% 以上。

  6 月后,原油价格上涨,导致了涤纶与尼龙系列产品价格上涨幅度在8%~14%。涤纶短纤与涤纶长丝2018年价格与2017 年相比,增长幅度分别为13.99% 与8.39%。涤纶短纤价格增长较大的原因在于:一方面价格基数比较低,另一方面纺纱厂对涤纶短纤的需求量有明显的增加。需求量增加的原因在于,涤纶短纤除了应用在包芯纱上,在其他应用上开始发力,如T/R 混纺系列的纱线在2018 年较为流行,且产量较往年要增加许多。同时,涤纶纺制的雪尼尔纱的市场也在下半年被打开,在地毯、车内装饰等领域有了较好的应用。所以,涤纶系列的价格上涨,成本推动型仅仅占据一小部分,更多的是下游需求端被打开,从而拉动了涤纶相关产品价格上涨。

  产量增加以及外部环境不明朗导致部分品种出现价格下跌。以粘胶短纤与氨纶为例,由于产能扩张较为迅速,造成产量供应增加,某种程度上打破了原有的供需平衡,造成价格总体呈现下降的格局。而棉花主要受制于外部环境不明朗,以及国家对于进口商品的征税有所降低等因素,价格在2018 年第四季度出现了较大幅度的下跌,从而抵消了第二季度与第三季度的上涨幅度。

  利润

  2018 年,涤纶系列、尼龙系列基本保持着全年盈利的状态。粘胶短纤与腈纶在全年中,出现过1~2 次的亏损期,其中,腈纶系列亏损期持续将近半年之多。总体来说,纺织原料在2018 年盈利能力与上述的产量以及价格呈现出一定的相关性。主要表现在:

  涤纶系列虽然产量有所降低,但是从价格与盈利能力看,基本呈现出较好的行业利润。

  尼龙系列从产量、价格以及盈利能力看,基本属于下游需求拉动型的价格上涨,故尼龙的走势相对于腈纶与涤纶要显得坚挺。

  腈纶产量在2018年减少,主要源于行业亏损较为严重,不得不限产或减产,直到第四季度,行业才开始走向盈利。

  不管是合成纤维还是粘胶短纤,除了腈纶在第四季度表现出盈利能力强劲抬升趋势外,其余的均处于毛利被压缩的状态。

  02:2019年聚酯行情展望

  2019年产能/产量增速或有所降低:从目前规划的产能来看,2018年计划投但可能延期的产能78万吨,我们假设在明年4-6月份投产完成,2019年规划685万吨,我们假设1/2的产能能够开出,且产能均匀分布在4-12月份,这样2019年预计产能增量7.8%,产量增速4.67%。如果假设2/3的产能投产,预计2019年产能增速9.9%,产量增速5.81%。

  2019年纺织服装需求面临风险:聚酯终端70%多与纺织服装相关,因此需要根据纺织服装的销售情况来判断聚酯需求的强弱。由于纺织服装属于日用消费品,其大趋势与我国总体经济状况GDP相关度较高。从历史数据来看,我国一轮经济周期历时4年左右的时间。本轮周期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,到目前已经历时两年半左右的时间,已经进入了后半段的下行周期,因此纺织服装内需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或将维持疲软状态。

  2019年终端投资或趋缓:从终端纺织业固定资产投资额来看,其与工业企业利润有一定的相关性,这从终端加弹机新增的数量亦可以得到印证,2016年新增加弹机依旧较少,但2017-2018年加弹机爆发式增长,不过进入2019年预计新增加弹机数量再次回到低位水平。

  2019年中美贸易战是不确定因素:中美贸易战首轮500亿美元商品征税基本未涉及纺织服装业,二轮2000亿征税清单涉及绝大部分纺织原料、半成品以及少量服装附件产品,涉及的纺织服装产品2017年对美出口额约40亿美元,占中国对美纺织品和服装出口总额的约10%。国内纺织服装企业通过转口贸易和产能向东南亚等转移来应对,贸易战影响尚未在数据上得到反映。2019年世界经济下行风险增大,中国外贸环境更加严峻,出口冲击或在上半年集中体现。

  2019年聚酯景气度或终结:聚酯景气度在2010年达到高点后回落,经过2012年-2015年的低景气周期,2016年迎来曙光,目前看聚酯已经走了近3年的景气周期,随着聚酯产能的快速投放,而终端投资放缓,同时终端需求内外承压,预计2019年聚酯景气度将同比走弱。

  总结

  2017-2018年下游投产增长较快,终端需求回升、行业补库存周期作用下达到高点。虽然2019年聚酯待投放的产能规模仍较大,但在整体需求下滑的背景下,聚酯行业景气度会有所下滑。聚酯产量可能结束持续两年10%以上高增长,预估2019年聚酯产量增速在6-8%附近,留意需求继续大幅下滑的风险。

稿件来源:布商参考
 相关资讯
发表评论
姓名:
标题:
  • 内容:
  •  
  •  今日报价
·PTMEG主流价19000→0.00
·纯MDI主流价16800→0.00
·20D氨纶一般报价50000→0.00
·40D氨纶一般报价38000↓500
·溶解浆内盘6300→0.00
·粘短市场中心价13050↑100
·粘短市场中心价12700↑80
·涤纶POY7300→0.00
网站背景 | 公司简介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 | 产品与服务 | 信息定制 | 网站地图

CopyRight ©2005 - 2011 www.webtex.cn, All Rights Reserved
企业营业执照认证: 京ICP证030334号